髒話無敵多,給個20行逃跑。 外送員規則 要收單的前一刻,新的單進來了。因為今晚生意不好, 只好勉強自己去跑這單。 這單客人叫了炸雞跟燒烤,塞爆了我的外送箱,喔淦, 我坐在前座都聞得到垃圾食物的油香。 開始外送後,一個訊息飛進來。 謝謝你願意跑這單,我知道我家很遠,但是我們真的很 想吃消夜。所以我會給你全額小費,而且你可以先吃掉 隨便一根燒烤,讓你填飽肚子,只能一根:)>已讀 我挑了我最愛吃的雞心吃掉,讚,我迫不及待看了地圖 ,淦超遠。但是為了小費,拚了。 先告訴你一件很不幸的事:附近的幾間派出所都很喜歡 測酒駕,所以不要照著地圖走,地圖上過第一座橋之後 馬上右轉,那是河堤道路,騎到下一座橋再轉彎,然後 我再告訴你怎麼閃開第二間派出所。>已讀 喔,最恨警察臨檢了,上週罰我一張闖紅燈。 我今晚也不想再看到警察了。 絕對不想。 我看得到你按照我的建議走了,接下來一直騎到有縣道 的路標時,改走縣道,但是通過一個旅館廢墟的時候右 轉。路會有點顛簸,但是沒有車,別擔心。已讀 這樣你會避開第二個派出所,接下來我需要你認真按照 我的指示走,絕對,不要,跟著,地圖,走。 已讀 離開那段產業道路後右轉,直直騎到只剩兩線道的時候 ,你會碰到一個三岔口,走最右邊那條,我家在這條路 盡頭,謝謝你的外送:) 已讀 對了,你回程的時候最好也循著原路走,因為地圖上沒 顯示,可是這附近的路都在施工,你會繞遠路的:) 已 讀 因為原本的指示就是「把食物掛在門口把手上」,我照 著訊息的指令一路騎。 出於習慣,我讀完訊息之後就回到主頁面,意外發現三 岔路中間那條比較短,但是同樣會接到右邊那條。 不如說,右邊那條特地繞了一大圈,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我實在超想趕緊回家的,所以我直接騎了中間那條 。 難得這次該死的地圖沒有坑我。 多謝你抄近路啊 這次我得跟他們分享了,就是因為有那麼多鄰居,才叫 你繞路的啊 ============= 「挖喔,原來會攔下來測酒駕的傳聞是真的,介意我問 問嗎?」兩名員警面前的外送員舉著記者證說。「為什 麼要對經過這裡的外送員做酒測嗎?」 「執行公務,不便回答。」低階的員警想說什麼,比較 高階的員警冷酷道。 記者配合做完酒測後,眼神變得銳利,他拔下外送架上 的手機,點開一張人像給他們看。 「XXX,身分證字號X000000000,全職外送員。」然後他 又補了一句。「你們一定有人見過他,他最後就是在這裡 接受酒測後消失的!」 高階員警盤手嘲諷道:「你想怎樣?發篇狗屎說在這裡 接受酒測就會失蹤嗎?」 記者認真說:「不,我想感謝那兩位替他做酒測的人, 至少他們嘗試過拯救他。」 員警一愣,記者拿出另一支手機,解鎖,然後滑開相簿 ,「他是我的大學同學,疫情時被公司開除,改行做全 職外送員。他三個月前忽然人間蒸發,我找了好幾個外 送群組,才打聽到這裡。我想找到我朋友。」 「學長……」低階員警囁嚅道。 「把你的車停到馬路對面,然後對APP說你外送失敗之後 下線,我不管你要怎麼搞,照做,然後把那些外送扔進 草叢裡。」比較高階的員警惱怒道。 「我知道對面是監視器死角,但是我亂丟東西,會被開 單吧?」記者開玩笑道。 「今天這包不算。」兩個警察走回派出所,記者照做以 後也跟了進去。 小小的派出所沒有什麼多餘的設施,所以高階員警打了 聲招呼,就從公式化的彩色資料夾之間,抽出一本薄薄 的藍色作業簿,招手要記者進到休息區。 櫃台的員警平淡地在玩手機。 「接下來的事情就只是都市傳說而已,就算你他媽之後 寫了三小,統統都是空穴來風,但我們淦他媽增加業務 的話,這全都是你他媽的錯。」有所長徽章的警察跟剛 才的資深警察坐在作者對面,開始翻那本簿子。「酒測 是幌子,我們的目的是記下那些人的名字跟身分,『萬 一』有人來找的時候,我們可以告訴他是什麼時候的事 。」 簿子的字體不一,但是都寫得很草率,資深警察翻沒兩 下,把簿子轉過來。「是這個人對吧。」 記者對了一下,鄭重點頭。「沒錯。所以,他到底發生 了什麼事?」 兩個警察的臉孔都扭曲了一下。「他跑了那個該死的單 ,然後他媽的違反了『規定』。」資深警察說。 「我聽不懂。」記者說。 這時候所長接口。「我們跟附近的派出所交換了一下情 報,發現事情都差不多:有外送員撞上了派出所,或者 騎車打滑、閃避貓狗、撞到車子路人……總之你他媽聽 過的洨都發生了,最離譜的是有人被一顆掉下來的土芒 果砸到頭發生車禍,被夜跑的路人發現報警。」 「他戴著安全帽吧?」幾秒後,記者反應過來。 「那顆芒果砸到他頭上的行車紀錄器,然後芒果跟記錄 器砸到龍頭,滾到車子前面讓他打滑。」所長話裡藏不 住黑色幽默。 「接下來報告寫不完的我們發現,這些車禍的共通點, 就是外送員車上綁了護身符或隨便什麼東西,或者就是 不想走『規定』的路,再然後119都知道在這個時間、在 這一帶出車禍的,九成九都是外送員,剩下可能是中風 的老人。」 「呃所以,『規定』到底是什麼?」記者追問。 「那是我們他媽隨便取的,反正他媽的除了外送員誰也 不知道全文,你現在應該已經找不到那些訊息了吧?」 資深員警擺手。 「不可能!我有截圖!還有備份!」記者拿出那支外送 手機和自己的手機,滑了幾下,他張大嘴巴。「相簿APP 程式損毀!備份的雲端APP也損毀?我傳給其他人的相片 消失了!我拍下來的螢幕照片檔案是亂碼!」 兩個警察聳聳肩。「那個該死的『規定』就是淦他媽見 鬼的邪門。我們曾經把那些人口述的內容抄下來,結果 下個值班的時候,有人把咖啡潑在文件上,還讓我們加 班一個月才把應該存在的公文變回來。」 「這真是見鬼!」記者氣呼呼地拿出一支錄音筆。「別 告訴我。」 兩個警察點點頭。「你們不是開玩笑說警察的監視器總 在剛好的時候壞掉嗎?通常這就是那個剛好的時候。」 這時候所長示意,資深警察站起,去把轄區地圖拿出來 ,在桌上攤開。 「就算你回去真的寫了報導,搞不好也沒辦法上報。我 們也不怕你出去之後亂寫一通。喏,這是我們的派出所 ,據說是『規則』提到的第一間,第二間跟第三間在這 裡跟這裡。」他分別依序指出。 記者凝神看了一下,然後伸手指了地圖邊緣一個點,手 指沿著道路滑動。「我今天從這裡出發,然後走這裡, 我沒有遵守『規則』,按照地圖指示跑來被你們攔下來 了。遵守『規則』的人最後會走到哪裡?」 資深警察把簿子又從地圖底下抽出來,從後面翻開,上 面寫了一堆根本看不懂的東西,似乎用了特殊的方式做 紀錄。「沒有失蹤的外送員,大部分都在我們的轄區出 事,很少一部份,會在第二間或第三間的轄區被人報警 ,根據他們的說法,大概會走到這裡。」 記者的世界安靜。 「那一帶是清朝以來的亂葬崗。我的同事做過專題報導 ,登報以後三個月他媽的離職賣雞排了,我他媽沒開玩 笑。」 兩個警察露出同情的神色。「我相信你。希望你同事生 意興隆。」 記者磨牙,繼續說:「然後你他媽告訴我,那裡真他媽 的有個門牌,可以叫他媽的外送。」 「你應該知道,那裡在禁止土葬以前,還是有人陸續埋 在那,所以會有工人在那裏照顧墓地,那些工人搞了幾 座工寮,那裡離市區很遠,他們想住得舒服點就用了水 泥和磚頭,還拉了水電。結果因為國稅局的白癡要求, 地政就給那裡的房子弄了個門牌,方便國稅局的白癡課 房屋稅。」資深警察嘆氣。 所長繼續說:「禁止土葬之後,去掃墓的人越來越少, 照顧的工人也越來越懶,上個清明節,去預防火災的消 防隊說,那邊的水泥工寮都是塗鴉跟破窗戶,木門破了 洞,有土狗從裡面鑽了出來。」 「真去他媽的……」記者喃喃道,然後抱頭。「我要怎 麼告訴其他人、他的家人,他只是去工作,然後就消失 了?」 警察乾巴巴地說:「你可以建議他們申報失蹤,久了就 他媽會想開一點。」 記者忽然抬頭,目光炯炯:「等一下!機車呢?那該死 的機車呢?總不可能跟著他一起消失了吧?我至少要能 證明他失蹤的證據。」 兩名警察對看一眼,露出為難的神色。 最後是所長親自開口:「那個就當作紮紙人之類的陪葬 ,算了吧。」 記者差點失控大鬧,最後他們約定,只要記者安分待到 天亮,就帶他去看機車在哪裡。 過了一夜,他們把記者借來的機車停在派出所,換了兩 個知情的警察開車載他去,這是約定的條件之一。 記者知道那附近的地形:漫山遍野的墳墓,從坡腳往上 看,彷彿成千上百的墳頭沉默地瞪視活者。 抵達那處墳場入口後,開車的警察開到了最後一個可以 迴轉的地方,先迴轉以後,三人下車鎖車,繼續往深處 走。 他們通過了消防員說的工寮,還真的有個風吹雨淋,看 不出地址的門牌。 三人氣喘吁吁地沿著細細的小路,努力不抓住旁邊的墳 墓,憑自己的力量登到最高處,沒有人能修築墳墓的陡 峭頂點。 記者還來不及回首來時路,兩個警察就抓著他的肩膀把 他往前推了一步。 綁著各色外送箱的機車被綠色藤蔓覆蓋,幾乎無法辨識 ,也無法理解如何來到這山坡之後。 彷彿前頭的墳墓有多少,這裡的機車就有多少。 記者的世界再度安靜。 「看夠了就回去吧。」警察之一說。 「這裡是個盆地,別想不開。」另一個說。 記者緩緩地點點頭,麻木道:「謝謝你們帶我來這裡。」 「你朋友的事,我們很遺憾。」 /完/230701/ 現在的公務員都很辛苦,疫情之後很多規定都回不去了(合掌) 有些細節不能認真,因為身邊沒有基層公務員可以取材,就按照劇情需要寫了 如果有精通細節的公務員或其親友可以指出破綻,我會很感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site.tw), 來自: 61.227.193.24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site.tw/marvel/M.1719195344.A.667
wendylei: 推 06/24 10:35
Cicadafall: 外送員好辛苦,跑個單也有事QQ 06/24 12:14
Cicadafall: 開頭看到可以先吃燒烤還想說很親切QQ 06/24 12:16
noyuri1006: 上路前先吃飽的概念QQ 06/24 13:57
viwrabbit: 下單的不知是想吃外送,還是想吃外送員? 06/24 13:59
tuhsiaofu: 推 06/24 16:31
alliana: 所以如果都有照規矩就沒事? 06/25 02:16
suaowilliam: 樓上理解正好相反…不照規則走要嘛會出車禍到不了目 06/25 12:04
suaowilliam: 的地、要嘛會被警察攔,照規則走會跑到亂葬岡然後人 06/25 12:04
suaowilliam: 間蒸發;看起來第三間派出所是臨界點,過了以後就一 06/25 12:04
suaowilliam: 定會失蹤 06/25 12:04
dandingduck: 看到閃派出所就有猜到了 06/25 12:31
cockatieltw: 難得有這種完全不該遵守的守則 06/25 12:51
windyroad: 精彩 06/26 01:06
iamice: 警察不用管規則,隨機在不同路線安排酒測點就好,這樣規 06/26 03:17
iamice: 則就不會形成。 06/26 03:17
suaowilliam: 樓上,考慮到發規則的人可以看到外送員有沒有照規則 06/26 04:31
suaowilliam: 走...我認為祂隨時能夠更改規則路線帶人迴避酒駕 06/26 04:31
ghostpunk: 太多髒話...看文有點累... 06/26 12:35
venusringo: 這篇真不錯 有擴張成長篇的潛力 短短的嘎然而止也很好 06/26 15:32
gfhnrtjpoiuy: 毛毛的 06/27 03:59
Rakan: 訂外送本來就能看到外送員怎麼走啊 又不用超能力 06/27 09:00
yocatsdiary: 我想知道開頭那位外送員後來怎樣了 06/27 11:19
croNous168: 就消失了吧,記者應該就是她朋友 06/27 16:15
DeaGoo: 就變成宵夜了吧 06/27 17:14
weRfamily: 恐怖 06/28 02:40
suaowilliam: 開頭那位消失了,而且是避開三間派出所後違反規則走 06/28 15:21
suaowilliam: 中路,所以本來要獨享的客戶被迫要和鄰居分享他 06/28 15:21
venusringo: 外送員就是宵夜啊 原PO真的可以多寫這類題材 覺得你對 06/28 18:13
venusringo: 這種詭譎 情緒都剛剛好的都傳 處理能力滿好的 06/28 18:15
jolier327: 看完這篇想吃宵夜是正常的嗎? 06/29 01:12
IBERIC: 推 06/29 17:50
nightmare93: 故事很不錯 但不動為什麼要這麼多髒話 沒有髒話也不 06/30 15:45
nightmare93: 影響故事性 少量的髒話可以增加人物性格 但太多的髒 06/30 15:45
nightmare93: 話有點影響閱讀 06/30 15:45
yy4857: 覺得蠻好der 但為什麼要換警員帶他去看盆地呢 07/01 06:33
ainamk: 夜班的要下班了吧 07/01 19:50
RaysMoon: 看完外送就一路下滑 07/02 12:02
f1r9a9n2k: 難道這就是最近叫餐沒司機的原因嗎 07/08 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