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1agnj9z/when_i_was_a_kid_i _joined_a_freakshow_part_5/ 原文標題:When I Was Kid I Joined A Freakshow (Part 5) by Voodoo_Clerk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是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 我根本來不及回答加里波蒂,就直接被他拖著離開,其他人還在聚在一起討論史塔拉並沒 有注意我。 因為太過害怕,我嚇得不敢甩開肩膀上的手,直到被拉進其中一頂空帳篷,加里波蒂才放 開,我立刻往後退得遠遠的。 「你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嗎,班尼?」加里波蒂像一個不滿的父親,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低頭 盯著我。 我想躲開他的眼神,但排山倒海的恐懼和焦慮迫使我不得不抬頭看著他。出乎意料地他並 沒有生氣,除了失望之外,我沒有看見一絲怒氣或是惡意。 「我…進去你的辦公室。」我的聲音如蚊蚋,比悄悄話還要小聲,眼神緊盯著他的臉不敢 錯過他的任何反應,不過加里波蒂只是不可置信地用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班尼,」他放下手垂在身體一側,「你知道那裡是不能進去的。」他低頭望著我,這一 瞬間我捕捉到了他的改變。「所以為什麼…為什麼他媽的跑進去?!」 這一刻我以為自己回到原本的家,面對著殺氣沖沖的父親。 「我-我只是…想要了解你。」我說謊了,但也不全是謊言,我只是說了一個可以讓他比 較不生氣的理由,但顯然這個可笑的藉口並沒有澆熄他的怒火。 「上面的警告有他媽的原因,你這個小渾蛋!」 我驚恐地瞪著他,因為憤怒臉上的疤痕裂了開來,可沒有我以為的血流出來,反而是一整 排的尖牙冒出來。 看著越裂越開的疤痕我害怕地尖叫,也似乎是因為我的尖叫讓加里波蒂恢復理智,尖牙迅 速退進去,張大的疤痕馬上就闔起來。 「班-班尼!我-我真的很抱歉!」他變回原本的模樣朝我靠近,我立刻退後,感覺到兩頰 已經被淚水浸濕。 「別-別靠近我!」我懦弱地反抗,這似乎讓他感到很挫折,肩膀微微地下垂,我的目光 停留在他翻攪的雙手,他不自覺地摸著手指上的婚戒。 「先生,你結婚了嗎?」我帶著濃濃的鼻音問,讓他瞬間停下動作,大力扭頭看過來,差 點讓我以為他的脖子要斷了。他飛快看了自己的雙手,接著垂下到身體兩側。 「有。」他說,這一個字迴盪在我們之間片刻後,「如果我告訴你,你會原諒我剛才嚇到 你嗎?」他抓著自己白黑相間的長髮。 我猶豫地點頭,其實並不會,但我想知道更多關於他的事情,而且還能讓他不再想到我跑 進辦公室這回事。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長氣,又發出了他常常會有的奇怪嘰嘰喳喳聲音。 「她叫露西爾,她是…我的一切。她一直都很樂觀善良,她看見了我僅有的那一點好,讓 我知道我也是有好的一面。我在逃亡的時候遇見她,而她收留了我。」 談論起他太太時,加里波蒂變成了另一個人,像是野生動物被馴服了一樣,平時悠悠哉哉 、漠不關心的態度被回憶時的柔軟取代。 「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快樂,是她讓我變得完整,她是我這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但我失 去她了。」他顫抖地嘆氣,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再一次抖著呼吸。 「發…發生什麼事了?」我不由自主地問,但也是真的想知道原因。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起一直都不願意觸碰的惡夢。 「一個很糟糕的意外。」他簡單地回應後立刻改變了話題。「我們很想要組成一個家庭, 但我和她沒有辦法做到,所以我才決定打造怪胎秀,彌補她的遺憾。」 隨著對露西爾的回憶,他對我的怒氣早已煙消雲散。我用袖子擦乾眼淚及鼻水,尷尬地遠 遠望著他。 「我很抱歉跑進你的辦公室。」長長的沉默之後我困窘地說。 我的聲音讓他從自己的情緒裡回神,嘴裡無聲地念念有詞,然後就轉身出去留我一個人在 裡面,一直等到聽不見腳步聲後,我才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打開門就驚訝地發現我的變形怪朋友已經變成往常的渡鴉,站在書桌上等著我,一大早 的混亂和疑惑讓我完全忘記他不見。他對著我嘓嘓叫,我很高興他沒遭遇意外,伸出手讓 他像獵鷹一樣飛到我的手臂上。 接下來好幾個小時我都沒有離開房間,完全不想要見到任何一個人,甚至也不想要出去吃 早餐。我和變形怪一起坐在房間角落,輕輕地拍著他,時不時讓他變成別的動物,通常都 是一些毛茸茸的小型動物,像是兔子或是松鼠。 接近中午的時候,愛碧嘉兒探頭進來。 「班尼,親愛的,你得吃點東西。」她打開門,拿著一碗泡牛奶的燕麥片。 但一看見她就讓我羞愧地想起自己做的事情,我覺得史塔拉是因為我被殺掉的,沉重的愧 疚壓得我喘不過氣。我把變形怪放在地上,蜷縮成一團對她搖搖頭。 「都是我的錯…」我帶著哭腔告訴她。 聽見愛碧嘉兒把碗放下,然後坐到我身邊。我什麼都沒說,就被她抱起來放在她的大腿上 ,輕輕地來回摸著我的頭。 「什麼你的錯,親愛的?」她前後搖著,讓我感到無比安心。 我把臉埋進她軟軟的懷中,無法控制地哭了起來。她拍著我的背,輕聲地安慰我,讓我把 長久以來累積的淚水發洩出來。 「史塔拉是因為我死掉的…」我氣喘吁吁地說。 她停下動作,小心翼翼地把我從她胸前推開,佈滿白斑的臉困惑地審視著我,想要弄清楚 我的意思。 「班尼,親愛的,史塔拉沒事。」見我突然停止哭泣又繼續說到。「也不是完全沒事,我 是說她沒有死。東尼正在打電話給他朋友要幫忙修好史塔拉…她就像洋娃娃,有時候會壞 掉,東尼時不時就要修復她。」她伸手擦掉我滑出眼眶的淚水。 「所以…她沒事?」我問。 愛碧嘉兒點點頭,輕輕捏了捏我的臉頰。我用她給我的手帕擦了擦臉,坐在她腿上吃起了 燕麥片,短暫地享受著她的陪伴。 盡管愛碧嘉兒再三保證跟我沒關係,但我的罪惡感依舊趕不走。 吃完之後,愛碧嘉兒確認我真的沒事就收拾離開。我看向變形怪,要他變成一條蛇盤繞在 我的脖子上。 我朝著主帳篷前進,心不在焉地和幾個人打招呼,包括桑提亞戈和尼克萊。從雙胞胎(其 實是艾葛)口中得知,因為史塔拉的傷勢,今晚的演出取消了,所有人都可以放一天假。 我向艾葛打聽加里波蒂的行蹤,但他不清楚,艾倫也不知道。我想要真心地再和他道歉, 也想知道他要怎麼修好史塔拉。可是問了一輪,從他早上把我拉走之後,就都沒有人知道 去了哪裡。 在我打算放棄時,答案卻自動跑到我面前了。 其中一隻王牌從我身後滾過來把我撞倒,不用想也知道是紅心,我其實不意外,其他王牌 似乎很喜歡欺負他。另外三隻王牌走過來,開心地和我揮手,好像都很想念我,但若說我 不想他們就真的是說謊了。 「你們知道加里波蒂在哪裡嗎?」我把紅心從我身上抓下來,詫異於他的瘦和輕。 王牌們迅速點頭,伸出四隻手比向四個不同的方向。方塊看了看其他人,伸手敲了他們的 頭,其他人連忙點點頭,一起指向正確的方向:麥克威爾和切斯特的帳篷。 「謝囉。」我從口袋拿出之前準備要給他們的蠟筆,他們興奮地哄搶,每個人都拿到不同 顏色的蠟筆,只有紅心在最後才得到了白色蠟筆。 送完禮物,我朝著麥克威爾和切斯特的帳篷走去,靠近時就聽見了裡面有人講話的聲音。 我彎下腰把頭先探進去,再次驚訝於帳篷內看起來比外面還要大上許多。麥克威爾和切斯 特的帳篷裡面裝飾了許多氣球和彩帶,像個生日派對場地。 聽見裡面的說話聲,我想著是否應該要等加里波蒂結束後再找他,但突然冒出了第三個陌 生的聲音吸住了我的注意力。我跪在地上,迅速爬向聲音的來源。 「我知道很突然,但我需要你的幫忙。」加里波蒂惱怒地說。 我繞過一個轉角,看見加里波蒂和麥克起司堡站在一張桌子旁邊,史塔拉被綁在上面。桌 上擺著一部電話,我猜是開啟了擴音功能,雖然話筒掛上了,但有一個輕柔的南方口音從 裡面傳出來。 「我沒有辦法一下子就到那邊,安東尼奧。」電話另一頭的聲音說,這顯然讓加里波蒂很 煩惱,但他並沒有特別生氣。「我總不能扔下我的店就滑進你精彩的秀場中吧,萬一有客 人來怎麼辦呢?!」 「你就雇一個新店員阿,反正上一個你也玩夠了。」加里波蒂竊笑,電話另一端也傳出笑 聲,甚至麥克起司堡也在笑。 「也是,看來真的要找一個新店員,可憐的荷西撐沒多久就發瘋,我是有點厭倦他了。」 南方口音嘆了一口氣。 不論電話那頭是誰,我知道他和加里波蒂是朋友,因為加里波蒂和他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很 悠哉平靜。 「拜託,克里奧,我必須在明天表演前修好她,我已經取消今天的了,不可能也取消明天 的,我的名聲還要不要阿!」他說得天都要塌了,但我看得出來他只是故意這麼說,好讓 那個叫克里奧的人笑出來,把麥克起司堡送來的就是這個人。 「恩,我可以教你一個用得上的咒語,會需要麥克威爾和切斯特一起。」被提起個別的名 字,小丑盡責地打起精神,頭上的鈴鐺叮噹響,也讓克里奧知道他就在這裡。「等我找到 正確的材料再打給你,應該不會太久!」克里奧掛掉電話,加里波蒂才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 「可以讓我自己待一下嗎?我的頭要爆炸了。」加里波蒂對小丑說,後者馬上點頭,連續 幾個側翻出去,這個舉動讓我和加里波蒂都露出笑容。 正當我準備要現身的時候,突然聽見拐杖敲在地板的扣扣聲接近,馬上又縮回身體躲進附 近的桌子下,希望來人沒有看見我。 「安東尼奧!」馬蒂厄濃濃的法國腔一邊大吼一邊經過我的藏身處,等到他走過轉角,我 悄悄爬出來躲在轉角偷看。 「不是現在,馬蒂厄,我現在最不想要看見的人就是你。」加里波蒂轉身就要離開帳篷, 綁著史塔拉的桌子卻突然自己滑過去撞在門口,也擋住了加里波蒂的路。 「修好史塔拉才能走。」馬蒂厄走過去命令他,「因為你幼稚鬧脾氣把她弄壞,才造成今 天的表演取消,所以你最好現在就修好她。」法國人逼到加里波蒂面前,一隻手指戳著他 的胸膛。 「馬蒂厄,我在想辦法了,這種鳥事又不是馬上就會好。還有,要不是她告訴班尼去我的 辦公室,我也不會弄死她。」加里波蒂怒沖沖地推開馬蒂厄,抓著史塔拉的頭舉起來,像 是買魚似地打量。「這個愚蠢的賤貨要因為打壞規矩受到懲罰!」他用力把史塔拉砸到桌 子上。 「你的怒氣不應該要發在那個小渾蛋身上嗎?誰讓他要聽史塔拉的。」馬蒂厄的拐杖重重 敲在地板,伸出一隻手指,指控性地對著加里波蒂。「你又沒有不傷害小孩的規矩,憑什 麼他有特殊待遇?」 馬蒂厄的責問讓我的心臟幾乎要跳出胸口,我的懷疑似乎正在一點一點被證實,加入怪胎 秀真的是個糟糕的錯誤。 「你竟敢質問我,他媽的太超過了。」隨著加里波蒂怒吼是一道響亮的嘎吱聲,我摀著嘴 巴看他臉上的疤打開露出裡面的利牙。「你能待在這裡是因為我喜歡你的表演,再繼續說 我很樂意把你們都趕出去。」他的聲音變得扭曲,伴隨著嘰嘰喳喳的聲音。 馬蒂厄已經開始後悔自己剛才的舉動,一步一步遠離加里波蒂。我瞪大眼睛看著加里波蒂 逐漸變形的身體,一對鉗子般的口器從他的嘴裡伸出來,朝著馬蒂厄一邊揮舞一邊前進, 脖子也發出骨頭喀拉喀拉的聲音變得越來越長。 我緊緊摀著胸口,感覺心臟隨時都會爆炸,我的懷疑在這一刻成了現實。 加里波蒂就是我在他辦公室裡看到會吃人的巨大螳螂。他的背後長出了一對大大的彩色翅 膀,兩條蟲腿從腹部伸了出來,頭上甚至還有一對正在抽動的觸角,這些都證明我的懷疑 是對的。 馬蒂厄和我一樣驚恐,他的身體劇烈顫抖,即使臉上戴著面具,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懼怕。 但更讓我震驚的是,他沒有轉身逃走,反而舉起拐杖對著加里波蒂的頭揮下去。那一聲響 亮的痛擊,我以為加里波蒂的頭會像西瓜被劈開,結果反倒是馬蒂厄的拐杖斷成兩截。 還沒等馬蒂厄反應過來,加里波蒂長長的手爪劃去讓他摔在地上,臉上的面具也被打成碎 片。 我瞪著馬蒂厄藏在藍白面具之下的臉,右臉完全正常,但左半邊卻像石像,表情猙獰讓我 想起了石像鬼的模樣。 「你會後悔剛才這麼做!」加里波蒂用扭曲又可怕的聲音衝著馬蒂厄嘶吼,高舉手臂準備 再一擊把法國人撕成碎片,但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加里波蒂扭著頭頂上的觸角,回 頭瞪著聲音發出低沉的嘶嘶叫一邊衝向桌子。「誰?!」對著電話尖叫。 「我來得不是時候嗎?」是稍早那個流暢的南方口音。 我正在困惑他是怎麼接聽電話,仔細觀察後才發現史塔拉從她的位置幫加里波蒂按下了擴 音鍵,看來除了被撕成兩半,她真的沒事。 克里奧的聲音似乎讓加里波蒂恢復理智,很快就變回人模人樣,而且好像還比之前更有精 神,興高采烈地講起電話。 「不,當然沒有,克里奧!我只是…在教訓其中一個團員。」他回頭瞪了一眼手忙腳亂收 拾破掉的面具和枴杖,匆匆離開的馬蒂厄。 「看吧,我就沒有這種問題,應付人偶要簡單多了。」克里奧笑笑地說,加里波蒂也笑出 聲。 這個瞬間我將對加里波蒂道歉這件事拋諸腦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帳篷。一踏到外面,我 馬上跪在地上吐光了早餐吃的那一點燕麥片。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但恐慌讓我不禁抬腿朝桑提亞戈和尼克萊跑去。 他們站在主帳篷外面聊天,還沒來得及跟我打招呼,我已經一頭撞進桑提亞戈懷裡。我很 努力想要讓他們知道我看見了什麼,但因為哭泣喘氣和抽鼻子,最後變成一團胡言亂語。 尼克萊離開去找愛碧嘉兒,桑提亞戈輕輕抱著我一邊安慰。 愛碧嘉兒過來幫忙讓我平復下來後,我告訴他們剛才的所見所聞,巨大的螳螂、加里波蒂 的變身、史塔拉的事、伊扎拉的預言還有馬蒂厄的臉。 但出乎我意料的,沒有一個人被嚇到,只是都一臉沮喪。 愛碧嘉兒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嘆了一口氣。 「我們很抱歉讓你這麼快就發現。」她說,這句話讓我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你們…都知道?」我感覺被背叛了,我以為他們已經接受我了,但居然沒想過告訴我怪 胎秀的團長事實上是一個會吃人的螳螂怪物,更別說這一刻我真的覺得他們是故意讓我自 己發現的。 「班尼,你要知道,我們並不想讓你發生這些事情,所以我們以為不要讓你知道比較好。 」她嘆氣看向桑提亞戈和尼克萊,他們回望一眼同意地點頭。「你還有跟東尼說別的嗎? 」她想知道我還有沒有別的疑問。 「那個…我們有提起他的太太和她遭遇了意外。」我的回答讓愛碧嘉兒鬆開握著我肩膀的 手,一臉受到冒犯地瞪著我,我疑惑地看向尼克萊,他用滿是傷疤的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 「那不是意外,有一天晚上東尼變成螳螂把她殺了然後吃掉。」尼克萊避開我的視線,直 直瞪著地上的草。 聽見這個噩耗瞬間讓我的心落到地底,因為我聽過加里波蒂是怎麼說起他有多愛露西爾, 結果他卻是殺死露西爾的罪魁禍首。我的背脊升起一股寒意,要是他都能對自己在乎所愛 的人這樣,那他又會怎麼對我? 「我…我不想要再待在這裡了。」我輕聲地說,愛碧嘉兒再次被我的話嚇到,不過桑提亞 戈沒有。他盯著地板,玩著寬大的袖子,然後抬頭看著我嘆氣。 「我也不想。」他說。 「你-你們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們是一個家庭!我們互相照顧彼此相愛,你不能隨隨便 便就說出不想再待下去!」愛碧嘉兒壓低聲音,但仍聽得出來她對我們所說的感到難過。 我並不意外,畢竟她很喜歡怪胎秀的每一個人,她像是我們的媽媽一樣,而且很明顯不想 要我們離開。 「愛碧..我在這裡…已經不快樂了。」桑提亞戈看著她,拿下頭上的小丑帽。「一開始真 的很好玩…但是東尼變得不一樣了。他越來越糟,再這樣下去我們所有人都會遭殃。我是 說…史塔拉還能再壞掉多少次,她的人性還能再保持多久?」他的問話讓愛碧嘉兒無話可 說。 「我一點都不在乎。」尼克萊聳聳肩,憑空變出一把蝴蝶刀甩了起來,我發現他只有在深 度思考需要釐清某些事情的時候才會做出這個動作。「但桑提說得沒錯,他變得越來越糟 糕,尤其是從和那些怪物見面之後開始。」尼克萊嘆著氣,繼續耍著刀子。 「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愛碧嘉兒轉身匆匆離開。 見她那麼反對讓我很受傷,以前我媽也總是找各種藉口逃開我爸,現在更是似曾相似。 「那些怪物?」我從地上站起來問尼克萊,「他去見什麼怪物?」我想知道更清楚。 「那個克里奧就是其中一個,我沒見過其他人,但是自從東尼開始跟這幾個人混,他就越 來越失控。所以你們兩個如果想要離開,我建議最好等他去參加某一次會面的時候。」尼 克萊說完又繼續玩刀子。 「你覺得呢?」我轉頭問桑提亞戈,往常開朗快樂的小丑忽然間老了好幾歲,看著我點點 頭。 「我和你一起走,你需要一個大人陪著。」他揚起一抹微笑,抬手摸了摸我的頭。「對了 ,你的變形怪朋友呢?他不是塗了膠水黏在你身上嗎。」他對自己的爛笑話笑了起來。 我低頭瞧了一眼,以為變形怪還纏在我的脖子上,但沒有。正要轉頭找找他跑去哪裡時, 突然警戒地感受到背後有人。 「嗨,你們三個。」加里波蒂低沉的聲音語帶威脅。「我打擾了什麼嗎?」他的臉上帶著 假笑,彩色的眼睛瞇了起來,顯然對我們很生氣。 更讓我驚訝和恐懼的是,我那變形怪”朋友”正坐在他的肩膀上。 「我聽說…你們正在考慮離開怪胎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site.tw), 來自: 49.159.224.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site.tw/marvel/M.1718727299.A.DEC
kevin51521: 睡前剛好跟到更新 先推再看 06/19 02:23
danfisher: 推 06/19 03:46
crossline: 好看推~~ 06/19 06:47
cartom: 推 06/19 10:58
hakunin: 所以變形怪是加里波蒂派來監視主角的?另外,我好奇變形 06/19 12:37
hakunin: 怪可以變成人嗎?我是說,變成其中一位團員的模樣? 06/19 12:38
choten: 推 06/19 13:59
RamenOwl: 從一開始就覺得變形怪不是站在主角這邊的 然後可能是辛 06/19 14:28
RamenOwl: 克萊送給小丑的吧 因為那個會算命的說過他是影子 06/19 14:28
aho6204: 變形怪可以繼續可可愛愛就好嗎... 06/20 00:58
waitress: 可憐的男孩 06/20 03:22
IBERIC: 推 06/20 16:17
jasonfju: 謝謝翻譯 06/21 11:58
sukinoneko: 這個故事好精彩,每次追進度都特別期待。 06/21 19:43
BabyNinja: 太好看了吧XD 06/22 15:03